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我想在半夜和你堆个雪人(外
·傅 瑜诗词一组
·王孝峰诗词七首
·李支柱诗词四首
·七律,新年献词
·颜静诗词一组
·鹿斌冬日绝句十首
·韩贵邦诗六首
·难忘军旅(组诗四首)
·郭军林诗11首
·旅顺海滨游八首
·侯明金诗二首
·傅 瑜诗词一组
·望峰楼近稿
·乔英钧七绝5首 (新韵)
诗人纪念 首页 > 诗人纪念   
通才辽水阔 风雨壮吟心——浅谈《铁辛手书诗词初稿选》

通才辽水阔  风雨壮吟心

——浅谈《铁辛手书诗词初稿选》


曹 辉


营川著名诗人书法家陈怀(1915——1991),字铁辛,号晚晴楼主。安徽省庐江县人。他是营川文学史上值得铭记的人物,是军人、诗人和书法家,同时在教育领域亦成绩斐然。因早年家贫,中学毕业后投笔从戎,在张治中所辖39军参加抗日战争,曾参加淞沪战役、台儿庄大战,屡立战功,被保送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曾任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中校。参加桂林和平解放后考入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少年才俊诗词已见风貌,这一时期的陈怀诗词清快明丽,充满    的味道;军旅生涯对他的诗词创作有一定影响,彼时诗风锋棱有致,雄气勃发;而婚姻家庭生活对他诗词的影响,则以婉约诗词为特色,留给后人无尽的回味,体现了他铁骨柔情的一面,也反映了陈怀刚柔并济的性格特点;被打成右派时期诗作则折射出他人格的另一特质,不为环境和现实所困,乐观向上,逆境中尤能以诗词书法相慰,对生活的磨砺坦然面对,也对人生际遇起伏有所感慨;老年被平反后的生活,则充满了恬淡温馨,也是他一生创作的鼎盛时期,书法诗词均已沉淀而由璞玉雕琢成大器。陈怀一生耿介有余,这也是真文人的真性情。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曾任营口市第五、六、七届政协委员。曾任营口市师范专科学校副教授、辽宁省师专系统书法教学研究会副主任、营口市金牛山诗社第一任社长、营口市诗词学会顾问。陈怀是通才,诗词与书法双峰并峙,堪称双美。其书法代表作及生平简介收入《中国现代书法家大辞典》。曾应邀赴日本举行个人书法展。遗著有手书《毛主席诗词集联》字帖印刷行世。1990年,手书自作诗词联作品集《铁辛手书诗词初稿选》正式出版。善写多种字体,尤其行草,园熟俏丽,恣肆奔放,仪态万方,具有极高的美学价值,在省内有较高的评价。其诗词触手成吟,积极向上,韵律上主张新韵。在辽海诗坛、书坛享有较高的声誉。

以上诸多说明,陈怀其人是典型的文人特质,性情似水泽耆儒,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是也。虽不喜彰显,其文名才艺却使他成为彼时辽南文坛的领军人物。他的诗书一直为当时和如今的人们所钦佩,这不但是他个人的荣誉,更是辽南之幸。

陈怀的代表作为手书自作诗词联作品集《铁辛手书诗词初稿选》。此集1990年出版,现正在二校其稿,拟再版刊行。由于他的诗词楹联以及书法都有特色和成就,为时人瞩目。这些诗词就是他一世的生活写照。由于战争和现实生活的影响,其诗词作品保留下来的并不多,现存作品虽非全貌,但其一生襟抱,略尽于此,可以作为研究与评价陈怀诗词的主要根据。集中诗词按时间为序,但内容上却可分为六个部分:少年英发、青年从军、婚姻家庭、打成右派、平反参加工作、安享晚年,用诗词这种充满情趣的文字符号串联构筑了陈怀心灵的轨迹,成为他的人生掠影。

集前有诗家自撰的小序,《皖庐陈怀手钞》是诗集最初的名字,自序云:余十五学诗,徒寻章句。中年有作,酬酢为多。晚岁谪居,更辍吟咏。且雕虫朽木,诗味索然。而鸿爪雪泥,尤多散佚。忆自五七整风,历经忧患,七零遣送,已迫桑榆。何期风烛残年,复睹昭明盛世,阳光雨露,枯槁重苏。自号铁辛,记勤劬之锋颖,楼名竹隐,厌漂泊之生涯,旧作重搜残篇,再忆缀成芹册,用纪萍踪。幸借大雅之郢,匡我冥顽之粗率。署时为一九八九年六月时年七十有四。铁辛诗词初稿之一所附说明:“是册原名竹隐楼诗草,已在动乱中失去,诸作早已忘却。政弟犹能追忆残章断句,云是童时由先母语口授追忆。春晖无由寸报,记之以志沉痛。”这些简短的交待,成为后人了解陈怀诗词创作的楔子,有源头可寻,自是好事,对陈怀少年异禀的诗人灵性有所了解。

陈怀少年时代就已显示出对诗词的偏爱和悟性。如他1933年的七律《送别即席赋》,写得十分沉稳厚重,真以诗词应验了老要张狂、少要稳的特点:

桃花潭上送君行,一曲骊歌唱渭城。

杜牧诗才原跌宕,板桥书法自精明。

扬州未合十年梦,潜水曾留一片情。

此去或为棲隐客,江湖载酒慰平生。

此诗创作之时,陈怀年方十八的少年,诗有模仿之味,但是仿形未仿意,自抒怀抱的明显,使诗词原生态的笃厚有迹可循,这说明少年陈怀已具一颗饱满的诗心,亦有十年磨一剑的气概。十九岁的陈怀,写下《自题小像》一组五首,颇有少年情味,单纯快乐跃然诗上:

其一

藩篱从不羡南溟,举世何人阮眼青。

又是一年飞絮尽,为留小影记飘零。

此时陈怀已深得诗之真味,以真感人,看似信手拈来,但个中情性皆绽放成花,并结成果。不论他对古典文学的底蕴还是对诗词格律的掌握,以及心中所感,全能融会贯通,诗似浑然天成,无雕琢痕迹。其五亦有神采和深味:

六载风尘愧白头,一枕空抱杞人忧。

中宵拂拭青萍剑,尽歼家仇与国仇。

借诗遣怀,诗人的爱国之情尽现,以中宵拂剑,把心中强烈的欲投身于国之志淋漓展现。诗家语之沧桑雄浑,成为人生之镜,照见拳拳爱国赤子心迹。

婚姻是每一个青年人最旖旎的事儿。陈怀有诗《良辰赋》记之彼情彼景:

漂泊二十五,而今始有家。

故园烽火急,亲舍白云遮。

甘苦须同节,安危济一槎。

愧无张敞笔,莫笑画眉差。

情词寄意,是陈怀诗词作品中的少数,却也让后人从中体悟到陈怀浪漫温情的儒生一面。成家娶妻的喜悦,死生契阔的爱誓,都凝于诗中,最喜其结,画眉差,我也还是想给你画,这种思想,爱到深处才会生出此等儿女情长之语。折中刚柔,含纳豪婉,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说此时的陈怀写的诗是自然抒怀,那么参军期间的诗词则已上升到另一高度,关注百姓生活和战争带给人民的流离失所,创作角度有了质的飞跃,如此时期的一系列作品《逃兵行》和《探亲》等。《逃兵行》中“抓壮丁,苛勒索,敲骨吸髓系手脚。眼枯无浚泪纵横,人前忍气暂吞声。生不生,死不死,逃兵逃亦非得已。”以写实入木三分的再现当时逃兵的情形,令人读其词如身临其境,精准到位,实中有虚的是诗外音。即景兴怀,情致深逸,此时的陈怀,已是一位成熟的诗人了。

从四八年后至六一年间,陈怀由于被扣上右派的帽子改造,其间少触诗词,但生活的历练和磨难,分明是在积累他的人生厚度。右派平反后的陈怀,创作出一大批优秀的反遇现实生活的诗作。他有意识地发扬现实主义传统,关注现实,反映现实,语言浅近,朴素自然。此时期的作品,形式多样,角度多维,体貌颇丰,体验过人生的悲欢后,诗词也被锻造得有了阅历为底蕴,从而诗词水平上了新台阶,心境和经历对文学创作的重要性可见。如《回营感赋》:

开缄愧诵鹡鸰篇,劳燕分飞十二年。

辽汉淝潜通一脉,今宵明月照人圆。

读其诗,读者自会生出人生逝水,弹指流年,物是人非的悲壮。际遇如戏,一个转身,十二年过去了,撇家舍业进行改造,诗心已被消磨得七零八落了,却在这消磨中,水到渠成的吟出命运的波折来。正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1972年后的诗词,是陈怀诗词的辉煌阶段。既知天命,又饱尝人间冷暖,到了58岁的年纪,自然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什么都看透了,心也静了,宠辱不惊说的就是这种心境吧。如《诞辰一酌》其二:冶父晴岚绣水春,童年往事历艰辛。

立锥无地悲白髮,重利高台压赤贫。

遍体疮痍寻马齿,一灯膏火听鸡人。

封资教育终身误,名字当头是祸根。

首联以回忆拉开诗幕,童年的家境清晰重现。颔联铺陈童年情景,家穷到怎样的地步,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不幸记忆。颈联递进再展当年生活画面,但已是看似写实,实中隐藏了深意,可谓语带双关了。盼望家境转变,期待国家换新颜,足以骋目以待了。尾联十四字忽地一转,拓出新的意境,“名字当头是祸根”,这个结结得掷地有声,重如千斤。此时的诗人,已经完全看开红尘世间,倘说“利”字人人爱,那么“名”谁能不爱呢?诗人却于岁月中深谙会心,“名”同样不可取。这种参透,对今天的我们着实有深远的教育意义。如此用笔写诗,颇有草蛇灰线的隐隐露露之玄机。至于《秋夜吟》中的“遣送农村不自哀,但思为国报涓埃”却令人感动了,诗人曾是军人,报效国家是他骨子里的本能,哪怕国家未能公平对他,他却依然痴心不改地爱着自己的祖国,这种情感已超出了诗词本身,升华到另一种大爱的境界。没想到的是,暮年的陈怀,他的家国情怀与他的诗词创作竟有了默契,这是青年时代军旅生涯的烙印吧,也是陈怀的个性,老笔苍苍,情深一往。轻松类的诗词在陈怀一生中不多,《五月廿五日杭沈机中口占》,妙趣中藏禅理,可爱中透着洒脱,也是难得的大气之作,有丈夫气概:

窗外白云大雪山,飞行高越雪山巅。

此身已在九重上,解脱何须五百年。

此诗尾句——“解脱何须五百年”,立意甚高,气象光昌,纳世象于毫端,缩红尘于一瞬。好句,好诗!

深于情厚于德的陈怀,一生饱经世变,载沉载浮,他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但他始终信奉并力行诗以载道之道,诗论家国事,体现他对文学的痴心。他是个感性的诗人,也是位理性的师者。陈怀诗词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前期和后期,中期相对生活因素更多一些。被打成右派,物候与心境,自然与生命,天命与人事,在陈怀的一生中终于撞击迸发出激怀的诗词,这时期的作品铿锵有力,感情充沛,壮年听雨的抑郁情怀溢于诗中,虽偶有伤感,但境界趋于廓大。诗与生活相互融通感应,由此在无限的唏嘘中向审美的世界沉入。

1991年《铁辛手书诗词初稿选》出版至今,陈怀的诗词在辽南反响极佳。因其诗词书法确实达到了一定高度,是以后人对他诗词的评价极高,虽然他在书法上的造诣丝毫不比诗词差。曾在我市文联主席办公室见过陈怀的书法,属于男人风骨神秀的那种。关于陈怀与诗朋词友以诗相交的典故,包括其人,都成为一段诗词史上的掌故,透着温馨。比较著名的有沈延毅和王充闾,交往的诗词,自然成为辽南诗史中一段佳话。

沈延毅曾赠诗陈怀:“淮海有佳士,久居辽水滨。山川开意境,风雨壮吟心。我已垂垂老,君还冉冉春。铁辛诗卷在,快读重斯人。”这种诗词的神交是真正的比肩朋,不管他们有没有相逢过,凭诗结成知己,如同伯牙子期的相惜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能读懂彼此的有缘之遇。

王充闾先生在《铁辛手书诗词初稿选》曾赋诗以贺:

赤县扶桑识姓名,幽怀妙旨古今情。

驱山走马游天外,笔底波澜老更成。

从诗中可见,王充闾也是陈怀不可多得的知交,对先生在诗词和书法方面取得的成就,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赏。

请看陈怀先生写给王充闾先生的唱和诗:

《奉和充闾同志咏迎春风筝赛原韵二首 》(选其一)

“遥天引上众情浓,谁辩真龙与叶龙。

  彩蝶似疑离梦境,霓裳宛欲下云中。

   红楼妙手传新谱,白雪新词送好风。

     忽忆金猴留幻影,异邦赤子此心同。”

这首诗,应该是陈怀诗词中代表作。诗承古承今,承虚承实,承典承俗,深意剥茧抽丝,逐层展开,到最后——“异邦赤子此心同”,托得甚是有力,令人震撼。

陈怀亦写过赠诗给启功,这段渊源,现在除了一首诗为线索外,个中插曲,他们之间曾有过怎样的交集,都是一个谜了。好在有诗可供欣赏,也不失为赏心事:

甲子新春赋呈启功老夫子

囊萤画荻少年时,立雪吹箫志不移。

典籍秘难窥内府,文章幸早接宗师。

频将化雨滋桃李,老去传薪辩献义。

翘首燕云天尺五,可能为析古今疑。

此诗作于1984年,暮年诗精进不止,令人感佩。诗中对启功先生之敬仰,实乃由衷之语。

百年诗坛潮起潮落。个人认为,陈怀诗词的艺术特色,在于带给人一种“古典式”的“现代”气息,还有他的情怀与文采,堪称辽南奇葩。他的诗在生前即已流传而且广受好评。与他的诗相提并论的,还有他卓然不群的独立人格。当然,陈怀为开拓营川诗词事业做出的贡献,亦功莫大焉。正是在这漫漫诗旅中,再现了陈怀念兹在兹的精神家园。以自己所作小词一首为结,以表达对先生的敬意:

《水调歌头?纪念陈怀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炮火锻心志,抗日那生涯。台儿庄战身经,捷报破阴霾。飒爽英姿中校,解放从文师大,转向爱词牌。文武尽随意,理想若花开。  晓诗律、擅书法,育新才。成吟触手,辽海声誉羡高才。坎坷如同雾里,幸福却在尘中,老骥领吾侪。百载诞辰日,水调忆陈怀。

 

[发布时间:2015-10-09 13:57:30 ] [阅读次数:314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美女图片 奉节新闻网 新县新闻网 平遥新闻网 蛟河新闻网 沐川新闻网 章丘新闻网 蒙城新闻网 浮梁新闻网 玉山新闻网 永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