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我想在半夜和你堆个雪人(外
·傅 瑜诗词一组
·王孝峰诗词七首
·李支柱诗词四首
·七律,新年献词
·颜静诗词一组
·鹿斌冬日绝句十首
·韩贵邦诗六首
·难忘军旅(组诗四首)
·郭军林诗11首
·旅顺海滨游八首
·侯明金诗二首
·傅 瑜诗词一组
·望峰楼近稿
·乔英钧七绝5首 (新韵)
诗人纪念 首页 > 诗人纪念   
安危共济百年梦,风雨同舟一世缘----读陈怀诗词

安危共济百年梦,风雨同舟一世缘

-----读陈怀诗词


孙国尊


2015年是陈怀先生诞辰100周年,重读先生遗作40余篇,感触良多。因时代不同、阅历迥异、学识悬殊,大部分诗篇读后似懂非懂,惟《病中吟》、《良辰赋》略有体悟,忝为赏析。

《病中吟》乃先生1988年“于手术台上吟成,回房后,嘱老妻笔录,妻涕泪滂沱”(该诗小序)。

何以滂沱,自有根源。近半个世纪前的1940年,先生与妻子结为连理,那是在“故园烽火急”(《良辰赋》句)的情势下,他乡遇故知的。当时,万里河山烽烟笼罩,泱泱华夏,国破家残,两人能够建立起相对安宁和美的小家是何等不易,又是何等幸福啊!遂立下了“甘苦须同节,安危济一槎”(《良辰赋》句)的决心。这不单单是对纯真爱情的表达、对平生守望的宣誓,更蕴含着将小家系于大家、个人系于民族,与国运共济、与民运同舟的深刻涵义。“愧无张敞笔,莫笑描眉差”(《良辰赋》句)表面意义是两人情真意切,更深层的涵义亦表露无遗。即:在这烽火连天的岁月,何以寻得“张敞笔”,岂能“细描眉”,待到民族解放、国家一统之时,自有“张敞笔”,岂能“描眉差”。这样的爱情何等伟大,何等坚贞,它超越了情感境界,融汇于天地之间。

先生平生历经坎坷,备受磨难。童年时“立锥无地悲白发,重利高台压赤贫”(《诞辰一酌二首》句),青年时“车马劳生犹碌碌,东南消息正纷纷”(《分袂赠表兄》句),1950年代,“开缄愧诵鹡鸰篇,劳燕分飞十二年”(《回营感赋一》句),1970年代“苦海沉沦终有岸,东风浩荡仍扬尘”(《诞辰一酌二首》句)。但先生胸怀豁达,志存高远,始终抱有报国济民的耿耿情怀,“遣送农村不自哀,但思为国报涓埃”(《秋夜吟二首》句);始终以苦为乐,信念有加,“切盼阳回春气暖,不须弹铗怨冯欢”(《秋夜吟二首》句);始终坚信冬去春来、泾渭分明的乾坤之理,“今日奠公心尚痛,定知历史属人民”(《敬悼少奇同志》句),终于赶上“辽海冰封潮有信,红梅已报满城春”(《报春》句)的盛世气象。对于先生的沧桑岁月,对于先生的风雨历程,妻子亲力亲为,历历在目,她如何不知道“纵酒早罹肠胃病,浪游初种肿瘤根”(《病中吟》句),又如何不知道“廿年谴谪心常泰,十载农桑德有邻”(《病中吟》句)。先生的磨难在于表,能忍;妻子的磨难在于心,难耐!

50多次寒来暑往,近两万回日夜更迭,古稀已过,一抹夕阳。如今病榻之上,聆听吟诵,一双枯手,笔录诗行,岂不生发“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之感慨,岂不涕泪滂沱、泣不成声。但先生依然以“差幸诗书娱晚景,白头绕膝乐天伦”来彰显乐观心态,为涕泪滂沱的妻子开脱悲伤与痛楚,这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度量。妻子的“泪”是喜极之泪,先生的“乐”是感慨之乐,明证了夫妻爱情的伟大与坚贞。正可谓:安危共济百年梦,风雨同舟一世缘。

“行高者,名自高。人所重,非貌高”(《弟子规》句)。先生与妻子的感人故事是一笔丰厚礼品,物质与精神兼而有之,将启迪后昆思想,规范后昆行为。

 

 

大师的背影——走近陈怀先生

张 伟

初识先生的大作是源于一次收藏,从此就注定了两代诗人的心灵相遇。缘起于十年前我游熊岳古城,意外的收藏到一套《金牛山诗钞》,共二十余卷。真是如获至宝,回去后便挑灯夜读。先生的《沁园春·辽滨春兴》便赫然印在第一卷的开篇,铺陈有序、脉络清晰、笔法纯熟,一看便是作手。后来才知道原来先生是辽海诗坛、书坛的领军人物,也是金牛山诗社的发起人和第一任社长。在那个文革刚刚结束,中华诗词学会还没有成立的年代,可算是继风雅于绝世,树吟旗于潮头。

先生为诗清新隽永耐人寻味,信手拈来便成佳句,这与其学识渊博、一丝不苟是分不开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其一生追求的目标。先生在辽海首倡新韵,在其著作《中国古代诗词格律浅谈》中谈到“格律不可偏废,而声韵迭变,尤须探究古今”。近代由于声调变迁,平水韵的弊端逐渐显现,所以先生也曾积极的实践新韵。先生曾作《感旧八首》用的便是新韵,是目前可考的本地最早的新韵作品之一。

先生之作风格多样,不拘一格。“渤海之滨,辽水之湾,古没沟营。瞰望儿山下,平畴铺翠;鲅鱼圈外,雪浪腾鲸。井架穿云,蚕丝绕树,大石桥边柳色青。舒望眼,喜果蔬盈野,鱼米丰登。”(《沁园春·辽滨春兴》)仅仅读完词的上阕就足见其大气磅礴、雄浑豪迈。对营川的眷恋之情和自豪之感跃然纸上。似此风格的还有七绝:“葫芦岛内浪花轻,战舰如云列众星。一出海门天地阔,空间水底任纵横。”(《葫芦岛港区》)通篇一气呵成,好似江河直下一泻千里。

先生好游历,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名园今仍号颐和,石舫铜牛卧碧波。迤逦长廊重彩绘,巍峨宫阙旧山河。桥横玉带轻舟稳,亭立知春情侣多。毕竟京华新气象,楼台处处起笙歌。”(《颐和园春游》)“长城起自老龙头,山海关前尽日游。澄海危楼观碣石,靖边军俑忆秦州。峰峦浸出湖中岫,雉堞高涵塞外秋。此日登临陪杖履,几回凭吊思悠悠。”(《山海关之游》)这两首七律有情有景还有哲思,工稳厚重,实为登临怀古之佳作。与此不同的有“滴水观音滴水无,莲池干涸净瓶枯。慈悲愿乞杨枝露,化作甘霖泽海隅。”(《滴水观音》)“小麦青青大麦黄,稻田禾秀已成行。层楼栉比村村立,临水人家白粉墙。”(《苏杭道中》)清新平淡、自然流畅,深得竹枝神韵。

先生主张诗贵情真,无深情之语,岂能打动人心。“十年树木百年人,滴水穿石杵作针。辽海冰封潮有信,红梅已报满城春。”(《八O年元日抒怀》)“风晴雨雪越冬春,戴月披星历苦辛。品格同钦颜与米,文明要树木和人。蝇头小字千钧力,虎目慈光两代亲。桃李无言蹊径在,立身永共德为邻。”(《赠别市业余书法艺术专科学校第一届毕业生》)这两首诗寄予了深情,也寄予了对后辈的殷切希望。人言师恩难报,读此即知此言不虚。

先生一生历尽坎坷,却无怨天尤人之句,甚是难得。“一盏清泉洗秃毫,久经污染墨难消。炫才悔作生花梦,灭顶渐推苦海潮。漫说刚柔能共济,须知黑白不容淆。请君从此归箱箧,铁臂银锄学体劳。”(《洗笔》)“百年已过四之三,俗尚金婚晚境宽。历尽坎坷怜比翼,迎来安定养余年。癌顽顿减杯中物,世味尤珍苦后甘。闻道痴聋能致福,齐眉绕膝即神仙。”(《偶成》)这两首诗都是写于人生艰难之时,前者是文革之初,后者是患病之后。沉郁顿挫,颇似老杜之风。既写出了对理想和原则的坚持,又写出了面对苦难的乐观豁达。心中若未达此境界,笔下岂能流出。《论书绝句五首》更是将深奥的书法理论融入短短的一首小诗中,真可谓一字千金,读来受益匪浅。试录其中两首,便可由一斑而知全豹。“品行识见最为先,学力天资必两兼。师法百家通一脉,自来化境是天然。”“江河湖海随心到,雨雪风雷触类通。信手拈来成妙谛,偶然都在必然中。”

先生为人谦逊豁达,处事百折不挠,无论是在人生低谷还是事业巅峰,都淡定坦然以平常心处之。先生曾作过国民党名将张自忠的文官,解放后来到营口支教。在后来的特殊历史时期,曾为此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和右派,遣送凌源劳教三年。后来几经辗转,在美术部当过工人,在铸造厂当过杂工。一直到文革后才走上他一生钟爱的讲台,并为之奋斗终老。先生甘为孺子之师,培育新苗、提携后辈,终换得桃李满园。辽海诗坛受其影响深远,所以后来人才辈出诗乡扬名,令世人刮目。

先生一生待人宽厚,治学严谨,足为后世楷模。记得先生曾有诗云:蚕熟未甘桑柘死,只应作茧吐残丝。取此尽瘁之意,与我辈后学共勉!

[发布时间:2015-10-09 14:00:12 ] [阅读次数:387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美女图片 奉节新闻网 新县新闻网 平遥新闻网 蛟河新闻网 沐川新闻网 章丘新闻网 蒙城新闻网 浮梁新闻网 玉山新闻网 永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