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今日立春(二首)
·立 春
·王孝峰词四首
·于希淼五首
·王秀华五首
·肖怀永五首
·故乡山歌
·马英军三首
·葛凤霞四首
·韩克之四首
·朱雅丽三首
·李应祥二首
·王家凤三首
·李美华三首
·高中岳五首
诗人论坛 首页 > 诗人论坛   
赵元礼客居咏营口

赵元礼客居咏营口

 

刘品毅

 

浩荡通辽河,逦迤辟市场。楼屋既栉比,交通资车航。

颇有大商贾,输金储豆粮。制造运欧亚,涉海如康庄。

土著少绅耆,群居萃五方。江浙复闽粤,山右潍与黄。

气习竞侈靡,古风暗不章。器物尚新巧,人亦炫时妆。

不解远大谋,喜事徒张皇。静者耽樗蒲,达者为酒狂。

更有放浪人,走马驰平康。强邻方耽耽,如虎伺其傍。

殖民富政策,弥天罗纲张。我方事笙歌,披已磨刀枪。

傫然一腐儒,远游来此乡。嗜好与俗殊,冰雪为肝肠。

虽有素心人,寥寥晨星光。容膝楼两楹,写怀诗一囊。

吊古悲今人,仰视天茫茫。厥土为斥壤,辽河波不清。

无花少草树,枯槁难滋荣。偶见四五株,榆柳摇新晴。

任叶舒青条,真如兰与蘅。几费舟车力,移花陈前庭。

近少蜂蝶影,远无鸣蝉声。尘沙时簸扬,白日埋光精。

雨过土不润,衢巷如澴瀯。官道尤崎岖,跬步皆危程。

颇闻冬冱寒,裂肤殊可惊。鱼虾列市尘,烹鲜恣取盈。

岂无蔬与笋,枯靱徒具名。我慕菜根香,染指心神倾。

对酒发长叹,腥羶罗纵横。颇思津河北,万绿相扶迎。

朝雨浥浮尘,拂面微风轻。翛然游其间,一使双眼明。

此身难奋飞,此志空峥嵘。稊米厕太仓,扰扰劳吾生。

                              (赵元礼《营口》)

这是继1866年铁岭诗人魏燮均撰写《营川绝句》五十年后,又一首歌咏近代营口的杰出诗篇。

    这首题名为《营口》的古风体诗,作者为“天津近代诗坛三杰”之一、天津“四大书法家”之一的赵元礼(1868--1939)。他字幼梅,号藏斋,19岁入庠,为优廪生。20岁起,以教家馆为业。1900年冬任天津育婴堂堂董。1902年任工艺堂董理、庶务长,以劳绩得知县,曾派赴日本考察实业。1908年应周学熙之约赴京,调查棉产与纺纱事宜,赴保(定)南各州数十县产棉区及湖北、上海纱厂进行实地调查。1909年任滦州矿务公司经理。1912年开平滦州两矿合并,任开滦矿务局交际员、秘书,又协助周学熙、周学辉兄弟创办北京自来水公司和唐山华新纱厂。1918年在徐世昌的支持下当选为直隶省国会参议员。担任过天津造胰公司经理。曾与刘孟扬等参与、组织中国红十字会天津分会与增福社。著有《藏斋集》、《藏斋诗话》、《藏斋随笔》等。

本篇选自《藏斋集》之一《辽东集》,写于1913年作者客居营口之时。作者时年46岁,正是诗词艺术的成熟期。《藏斋诗话》云:“予自十八九岁即嗜吟咏,师则张公筱云,友则严范孙、李锡三两君而已。其后办教育,办实业,交游日广,朋友日多。民国二年在营口,始所作益多,系与王维宙、邓孝先、黎仲苏、蒋伯伟、郭啸岑诸君时常倡和,一时称盛。”

    全诗两韵76380字,艺术地再现了民国初年的营口经济社会风貌,抒发了作者忧国忧民的情怀,表现了作者高雅的情操和对天津故乡的怀念。

    全诗可分为八个层次:

第一层次是对近代营口商埠交通优势和经济贸易状况的宏观描绘:“浩荡通辽河,逦迤辟市场。楼屋既栉比,交通资车航。颇有大商贾,输金储豆粮。制造运欧亚,涉海如康庄。”诗人大约是从天津乘汽船经渤海到辽河码头前来营口,所以从大海起笔,实写浩浩荡荡的渤海连通辽河,辽河岸边曲折连绵,码头相接,是条约开辟的中外贸易市场。西大街的商号鳞次栉比,那些大商贾大量投资储存豆货,制造豆油、豆饼,销往欧亚各国。作者对辽河三致意焉,在《辽东集》中,屡咏辽河:“长河远上通辽海”(《约孝先、伯伟两君杏花楼小酌漫赋》),大约是化用“黄河远上白云间”的诗句,描绘了河海交汇的自然景观;“寓楼窗下俯辽河,来往风帆急似梭”(《营口杂诗》),再现了辽河航运的繁忙景象;“浩浩辽川涌浊流”(《和伯伟见赠之作步原韵得二首》),说明那时辽河水质已然浑浊,有一定程度的污染了。

第二层次是对近代营口商埠居民构成成分的分析:“土著少绅耆,群居萃五方。江浙复闽粤,山右潍与黄。”营口商埠是一个海纳百川的移民城市,东西南北中五方人士群居于此,本地土著少有绅士,那些来自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山西、山东潍坊和黄县的商家,才是经商贸易的主体。民国十九年大连《满洲报》报社出版日人武南阳编纂《东北人物志》,收录营口县人物442人,除一些人籍贯不明外,营口本地人只占14.3%,绝大部分绅商人士都来自本埠之外,的确是“土著少绅耆”。当然,本埠之外者,也并非只有“江浙复闽粤,山右潍与黄。”这是写诗,只能举其荦荦大者,不能遍举。据19109月《营口商务汇要》统计,营口的行商商帮计有39590家,包括三江帮、广潮帮、福建帮、山西帮、沈阳帮、新民府帮、辽阳帮、吉林帮、哈尔滨帮、奉化帮(吉林梨树县)、伊通州帮、金家屯帮、磨盘山帮、郑家屯帮、公主岭帮、朝阳镇帮、关里帮、双城堡帮、岫岩帮、通江子帮、铁岭帮、滨州帮、阿什河帮、宽城子帮、呼兰河帮、昌图帮、法库门、藤熬堡帮、盖州帮、开远帮、卜魁帮、掏鹿沟帮、枷板石帮、山城子帮、牛庄帮、北林子帮、西城帮、巴彦苏帮、小吉林帮等。

第三层次是对近代营口商埠社会风气和习俗的批判:“气习竞侈靡,古风暗不章。器物尚新巧,人亦炫时妆。不解远大谋,喜事徒张皇。静者耽樗蒲,达者为酒狂。更有放浪人,走马驰平康。”由于时代的变迁,这里古代淳朴的民风黯然不彰,人们竞相崇尚奢华:器物讲究新巧,服饰追赶时髦。不知道图谋远大需要冷静沉着,喜欢多事,轻浮炫耀。性情安静的人沉湎于赌博,成功人士则醉酒狂饮。更有一些放浪形骸的人,迫不及待地到大平康里去寻欢作乐。民国十九年版《营口县志》云:“营口……自有清三百年来,丰镐旧都,文化渐被,自必月异而岁不同。盖自咸、同以后,设厅置道,开埠通商,一变旧日犷悍之习,而进于文明(原注:咸、同以前,营口草创,彼时,地痞带刀横行,动辄械斗)。近数十年来,中外杂处,轮轨交通,阛阓星罗,冠盖云集,风气开通,侈靡相尚,骎骎乎与津沪为步趋,加以五方民众,杂居益伙,故俗尚浮靡,相沿成风,男子多终日操作,妇女强半消闲,埠内民风,大抵如是。”可见诗人所咏,符合当年实际。樗蒲(chū pú),古代一种博戏,后世用以指赌博。平康,风流薮泽,寻欢作乐的地方。《开元天宝遗事》卷上“长安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京都侠少萃集于此,兼以新进士以红笺名纸(类今日之名片)游谒其中,时人谓此坊为风流薮泽。”近代营口有大平康里,即其类也。据《申報》1928423日第19792號第16頁顾学范《牛莊妓院》一文记载,“牛庄之花事,因有大腹贾之拥护维持,遂蒸蒸日上,绚烂夺目。除省城外,几有独步东省之势。据日人调查,牛庄有娼妓(私娼亦在內)达七千余人,洵足惊人。”

第四层次是对日本磨刀霍霍的警醒:“强邻方耽耽,如虎伺其傍。殖民富政策,弥天罗纲张。我方事笙歌,彼已磨刀枪。”我们还在这里歌舞升平,那边日本国早已磨刀霍霍。它是我们强横的邻居,正对我们贪婪地注视着。它的殖民富国政策,像一张弥天大网,已经在我们头上张开。民國十三年八月十七日,孙中山演讲《民生主义》,曾经说“中国北方的大小麦和黃豆,每年运出口的也是不少。前三年中国北方本是大旱,沿京汉、京奉铁路一帶,饿死的人民本是很多;但是当时牛庄、大连还有很多的麦豆运出外国,这是甚么原故呢?就是由于受外国经济的压迫。”揭示了当年营口被迫开放的实质。

第五层次写作者的个人情怀:“傫然一腐儒,远游来此乡。嗜好与俗殊,冰雪为肝肠。虽有素心人,寥寥晨星光。容膝楼两楹,写怀诗一囊。吊古悲今人,仰视天茫茫。”我是一个困顿陈腐的儒士,远道漫游来到这里。我的喜好与俗辈不同,我的操守清正贞洁。这里虽然也有心地纯洁的人,但却寥若晨星。我躲进寓楼读诗写怀,我走出楼外吊古悲今。仰视苍天,多么辽阔;回看此身,多么孤独!傫(lěi)然,颓废、疲困的样子,这里应指困顿。容膝,形容容身之地虽然狭小到仅能容纳双膝,但高远贞洁的志向不改。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第六层次写近代营口商埠的生态环境、市政设施、饮食生活:“厥土为斥壤,辽河波不清。无花少草树,枯槁难滋荣。偶见四五株,榆柳摇新晴。任叶舒青条,真如兰与蘅。几费舟车力,移花陈前庭。近少蜂蝶影,远无鸣蝉声。尘沙时簸扬,白日埋光精。雨过土不润,衢巷如澴瀯。官道尤崎岖,跬步皆危程。颇闻冬冱寒,裂肤殊可惊。鱼虾列市尘,烹鲜恣取盈。岂无蔬与笋,枯靱徒具名。我慕菜根香,染指心神倾。对酒发长叹,腥羶罗纵横。”其土为盐碱地,其水也不清。没有花草,更少树木。即使种植,也难以成活。偶然看见四五株榆树或柳树,枝青叶绿,在雨后的晴天,摇曳生姿,令人高兴得真好像看见了兰花与香草一样。因为对花木的喜爱,作者又是船载,又是车运,方才在自己居所正屋前的庭院栽种了花木。环顾营口市区,既没有蜜蜂、蝴蝶的身影,也没有蝉鸣的声音。风吹尘沙起,遮天蔽日,能见度很低。雨过土不湿(因为到处都是盐碱地),大街小巷,积满了雨水(澴瀯,水回旋的样子)。道路崎岖曲折,每走一步都很艰难。冬天非常寒冷,经常有人冻裂了皮肤。众多鱼虾陈列在市场,可以随意烹制海鲜食品。难道没有蔬菜和竹笋吗?当然是有的,但是干枯坚硬,有名无实。我仰慕清淡,多希望吃到一点儿新鲜蔬菜。可惜,鱼肉杂陈,腥膻难闻,让我每每对酒长叹。据原营口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王凤仪研究,自1861年到1923年的60多年间,营口城市无规划、建设无秩序、管理无机构。沿河袤延十余里,期间沟梁港汊,层见叠出,每朝潮夕汐,盈科泥淖,道路难通,行旅艰于往来,车马阻其运载,甚累境也”(清光绪二年九月《没沟营铺商捐资修桥碑》),“营口旧有街道,自西而东,原随辽河天然形势,同其弯曲,因而广狭出入,极不一致,交通不便,尤碍观瞻,实不合路政之原则”,“路身本极逼窄,商民又多侵占,稍加干涉,则怨言繁兴;若听其自然,路政又不堪收拾。”(《营口市政月刊》第二卷第三期)。直到192311月成立营口市政公所后,才对旧市街的市政进行了规划、建设和改造。

第七层次抒发作者对天津故乡的怀念:“颇思津河北,万绿相扶迎。朝雨浥浮尘,拂面微风轻。翛然游其间,一使双眼明。”作者怀念天津津河北区的一片清凉世界:绿树浓荫,朝雨清尘,微风拂面,空气清新。多想悠游其间啊,使我心亮眼明。其中暗寓对朋友的怀念。

第八层次感叹个人的渺小,空怀壮志:“此身难奋飞,此志空峥嵘。稊米厕太仓,扰扰劳吾生。”这个结尾颇似杜甫《旅夜书怀》壮写“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雄浑阔大之后,末尾却以“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作结。就像白居易的感叹:“人生百岁间,天地暂寓形。太仓一稊米,大海一浮萍。”作者无奈地说:个人在人世间不过像大谷仓中一粒小米,只能忧患劳苦度过一生。那个时候,作者还不可能返回天津,还不能实现他的抱负,所以说“此身难奋飞,此志空峥嵘。”不过,作者在营口只是“羁留近一年”,很快就返回天津“奋飞”了。

赵元礼《辽东集》共收录客居营口时期诗作79103首。我们不知道赵元礼为什么要从天津“远游来此乡”,但从其中的某些诗句也许可以略窥端倪。如“志节岂能经挫折”、“吾道艰难剧可哀”、“ 境历悲愉总感怀”、“影事前尘总觉哀”、“自笑请缨太多事”、“世外桃源在何許”、 “ 浑忘去国情”、“未遂归耕愿,谁知避世因”、“大隐隐朝市,权称称寓公”、“边塞栖迟非素志,星云云遭际忆前时”、“ 翻云覆雨情何限,谁识臣心一寸丹”等,大约是避祸隐居吧,也未可知。但事因绝非个人恩怨,则可以肯定。因为诗集中的爱国忧民情怀屡屡闪耀,在在皆是,如“极目中原盼麟凤,撄心时局尚螗蜩”、“广厦千间万间在,恨无余地庇孤贫”、“艰难家国方多事,莫漫轻颓伏枥心”等,此不赘引。

诗人羁留营口将近一年,由衷地感到“羁旅营川别有天”,对营口产生了深厚的感情。《送星儿回里》云:“久客渐忘羁旅苦,送人忽起故乡情。”直把营口作为他的第二故乡了。他在辽河岸边伫立远眺:“碧天云净夕阳沈,河岸欹斜沙水侵。市底小楼呼酒熟,烟中归棹划被深。渐消破浪乘风志,谁识临流照影心。甚欲空虚赋逃遁,跫然不复听尘音。”(《河干晚眺,仍叠病中夜雨韵》)他到营口公园游览:“旅寂真能见道心,早秋风雨已萧森。天开霁景画难到,市有小园诗可寻。树荫远连云影澹,草香新得露华侵。便应曳杖频相过,来听虚空境外音。人境探幽有涧阿,轻裾短杖息劳歌。雨晴却喜湔秋日,园小偏能枕大河。拟筑楼台临水近,丛生草树得天多。国权地利从谁说,容易星霜两鬓皤。”(《营口市东缘河有公园今晨一往游瞩虽僻小然有幽致喜赋两诗》)他在闹市观剧:“朝朝场上劳歌舞,弦管嗷嘈不忍听。最苦无如人傀儡,言愁真似鬼伶仃。”(《观剧》)他在汇海楼席上即席赋诗:“一曲当筵欲荡尘,笙歌四起画楼新。飞笺速客人携手,角饮传杯酒没唇。如此消愁真放诞,有人隔座忽悲辛。连青酒炙纷腾甚,谁忆穷檐忍饥民。”(《海楼席席上感赋》)他以营口制造的牛庄高粱酒寄送友人:“高楼安道去人远,长啸孙登与世忘。每恨深交偏久别,默惊白日易残肠。客中对酒聊斟酌,关外吟诗渐莽苍。更欲殷勤坚后约,相邀泥饮醉千场。”(《以营口制酒寄友人戴绳武孙继伯泺州》)当他留别营口友人,更是依依不舍:“来日辽河春水晴,归途风雪促宵征。频年作客人情熟,残腊还乡切序更。世事本来同戏剧,文章谁谅写心情。再来此地知何日,几度回头记驿程。空桑三宿犹余念,况我羁留近一年。过眼风花浑似梦,会心文字俨通禅。相忘易尽杯中酒,此去空携塞上篇。负手茫茫望天末,未归人已逼华颠。”(《留別營口友人》)他当时谦称自己“立德功与言,古称三不朽。返观吾自讼,三者一无有。”(《吾衰》)实际上是“苦吟忘誉毁,蹊径庶独创”,在诗艺上做到了“言喜则怡愉,述哀动凄怆。摛词辨雅俗,顿挫森笔仗。”(《我昔》)清末状元公刘春霖为《藏斋随笔》作序评价赵元礼说:“百余年来,河北文风之盛,以天津为之冠;天津名士,以藏斋为之魁。藏斋性伉爽,精书法,自幼喜为诗,名章隽句,常在人口。 一时名流,咸与游处。故其所记述,无穷出清新,盖此邦文献尽在于是。”由此可见赵元礼在近代天津诗坛的崇高地位。如今赵元礼离开营口已经过去一百多年,吟咏他这些隽永的诗篇,依然令我们口齿生香——这就是诗人立言不朽了。

 

[发布时间:2016-08-04 16:11:50 ] [阅读次数:224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美女图片 奉节新闻网 新县新闻网 平遥新闻网 蛟河新闻网 沐川新闻网 章丘新闻网 蒙城新闻网 浮梁新闻网 玉山新闻网 永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