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赵雪梅诗两首
·李日源诗三首
·李孟仁七律三首
·匡天龙七律五首
·余廷林五律三首
·韩克之七绝三首
·杨国平诗词一组
·营口开发区诗词一组
·张立娇诗三首
·隋祥云诗词一组
·颜静诗词一组
·咏怀
·大石桥市钢都中心小学教师诗
·傅绍潜律诗一组
·孙临清诗二首
新诗之页 首页 > 新诗之页   
我共有十种忧伤(组诗)

我共有十种忧伤(组诗)

 

韦汉权(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

 


《我共有十种忧伤》

车前草选择阳光

手指朝十个方向张开,共十种忧伤彳亍

田埂边,五叶车前草穿越

故乡山脉的浓重

再隔有一段沉淀时辰,我便又看见

细屑纷纷的天空,昂立的树桩

和一披一披被收刈的内心

接着就是我的释怀,为什么要在十年之后

让我重新从匍匐站起!

 

溪水流淌在村道的尽头,

灯塔在,往事也在

被季节布置的车前子

当年我们曾经舍弃的药草

也像回忆最末端的几个音节

起伏,然后淡淡

弥漫在八百级被山梁压弯的小路边

我们裸露着黝黑的念想

像父辈们年轻时,患难中弯曲的爱情

 

《甲乙两鹅》 

甲乙两鹅,进入画面的时间是黄昏

先是分头行动

当半月升起 , 竹与竹互成一面镜子

甲乙两鹅  , 从左岸到右岸 , 又并肩

从右岸到左岸 , 然后

把最好的嗓音 , 种植在岸边的稻田里

并动用我最纯净的诗笔 , 耕耘

 

《狗尾草》

比塘子深一些,横在对童年的回忆,轻描淡写的姿态

在稻子的高贵里,你裹挟,在别人的吐蕊

南方,茫茫田野,你是被放低的,其中的一粒种子

然而你碧绿,沿塘边延伸,生存

在村东的一些地方布置,除了鸭子的口福

也有舒展到主人窗下的,尾巴像轻软的触角

然后在童稚们背书的大石边聆听,长出手

长出抚摸大地的姿势,羸弱,且昂首排列

成为写诗人的散句

 

翠鸟

最初是翠鸟,把鸣声从溪边传递

接着一些草绿了,后来又黄了

被季节丰盈的河水,开始一点一点地蓝

并且清澈,从古到今,始终流淌一段

温和而弯曲的故事

父亲,以及那些死去的人,从他们朝阳的墓碑

滴下傍晚的雾水,像儿时他的叮咛

纯朴而简洁

在我们身体里迂回,潜伏

并在空气中消弥,又凝聚

并渗与慈爱、繁衍和奢侈的秘笈

从所有物件的内核开始舒萼,绽放

 

《园丁》

将瓷器捂住  , 你起早贪黑的作派

原是别人的  , 而被你自上而下淋灌

娇贵的花草  , 被你和黎明

搁在宣纸上

 

另一种花草 , 经年长在你脸上

你需要仔细划捊 , 添加些许失意或苦痛

同时添加描摹画意的手

以及苍老的时间

 

水总在断电的时刻凌乱

你脚步潮湿 ,  沿校道边沿 , 你聆听

然后坚守  

另一种芬芳

 

《记忆的树桩》

从村头向西,首先是路沿下,共十棵矮松

似乎还有一些筒竹,试探着伸出身子

落叶的部位,是秋天预留的

从离开家的第一天起,在树影的尽头

我的记忆,常常被故乡的树栓塞

多少年来,矮松在路边被遗忘

纯朴往事在故乡被贱视

那些被砍伐的树桩,凸起

发黑,像冷的铁

 

《老屋旧门》

是刚洗过雪的老屋的旧门

松脂的斑驳,虫眼,底部裸露的青苔

有些破败

三尺之外是一条坭埂,被雷公根的阔叶捂住

包括一些有气息的物件,一近晌午,便一律静默着

狗的举止也令人生疑

每次轻吠,就是一次过剩荷尔蒙的释放

 

隐约探出两三片红砖碧瓦,有些破败

檐沿将就的柚子叶从梗部泛黄

这未经涂抹的景致,自古就有吗

而另一角,被钻开的侧面,门环丁当

因触摸而光亮的部位,还保留着来者的温度

当暮色降临,便会化作思念,在庭院最高的枝头唱起

以翠鸟为例,老屋旧门的翕合间

谁的鸣叫,最能唤醒

往村庄方向走就迷失的归人

  

《临水月光》

我钟情于,这临水的月光

宁静而又洁白

裸着身子

似是从李唐的而来

在山的顶部移动,游走

然后倾斜入水

姗姗,极像

我青梅竹马的表妹的身段

我的表妹,把她的童年交给了我

却在光影如水的晚上

让我在冗长的苏词里惦念

 

《乳名:与父书》

不是时时把我乳名挂在嘴边吗

今夜,你是不是能如期而来

在龛上训我

措辞上下颠倒,肮脏

 

在黄土深处,你的血肉,从去年开始

腐化。但你的脑髓依然坚固

藏匿着诸如我的乳名

并常常在很黑的夜里,将我责骂! 

 

习惯给你耷拉的垂手,把一些深处

掐痛。好想,带一串肮脏状语的乳名

穿透你我之间的路而来,在今夜 

嵌在逝水和云天

 

《醒着的睡眼》

两次跳动,惺忪

像高悬的松果,避过枯丫

光秃,或者诬咒的绿

扯长日光,睁开,窗花破成昨夜

缭乱的蛛房

蛹和松鼠,他们有多长生命,诗就有多长

足够用尽早晨和傍晚,结蒂了故事

如果睡眠,醒着就飞翔

从花粉与灌浆,从深藏于刺杉的窝巢

从来就一条路

 

必须是与故乡间隔,才有抒情歌声吗

凡高的阔叶,向阳,又恹恹

卸下白昼面具,当我们活得坦然

就让线条穿透我们的肺腑

和纷纷崩塌的伪装

 

[发布时间:2016-08-31 15:08:49 ] [阅读次数:244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美女图片 奉节新闻网 新县新闻网 平遥新闻网 蛟河新闻网 沐川新闻网 章丘新闻网 蒙城新闻网 浮梁新闻网 玉山新闻网 永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