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王善同词一组
·刘铁跟诗词一组
·隋祥云诗词一组
·杨德辉诗词一组
·蝴蝶
·彭俊枫七绝两首
·孙永强词作两首
·封丽珍律诗两首
·李阳民词作两首
·张杰绝句一组
·张茂来绝句两首
·高凤荣绝句三首
·李孟仁诗作两首
·李军绝句一组
·于秋香七律一组
诗人散文 首页 > 诗人散文   
刘武道散文二篇

秋登崆峒

    秋意浓,云雾起,便有了攀爬崆峒山的念头。趁阴天的早晨,一人乘车到后山,独自赏观雾锁崆峒的美景。

    日子在闲淡中渐渐薄凉起来,走进雾锁的崆峒山,不知是否还能走出来?一切都沉浸雾中,模模糊糊,是是非非。

    沿着后山弯弯曲曲,瘦瘦长长的步行道,走在雾幔四起的山底,仿佛有一段悠缓的寻觅,在迷离中,做一次魂牵梦萦的怀想。只是一次怀想,在浓雾弥漫的时光里,品味着雾海沉浮的崆峒山,默默地守护着这一方沉睡未醒的梦。

    穿行在素淡而含蓄的雾霭里,在诗意的韵致中感受温柔的相逢。浓郁的山峦,带着苍茫的风韵,可以让人的心性走向婉转轻盈。雾中的崆峒山,含蓄、淡雅,韵味悠长。它会以从容的山水浸入你的眼睛,无论你怀着怎样平庸的心境,在浮华的岁月里,都会被空气中弥漫的风情感染,沉静安然。我不知道,人与自然的交集,是一种初来还是一种重逢?

    行走在层层山色秀,烟霞索翠微的崆峒山,手执一根古藤的枝干,抛却难以搁置的心事,不问起点也不问终点,一路走来,晶莹的露珠打湿了我的衣衫。苔迹斑驳的石板路,那些湿润如水的雾气,或清晰或模糊,或浓厚或淡然,一直跟随着我,萦绕在我的四周。婉转千回的韵脚,连怅惘也是明净的,无论是停留还是远离,已不重要了,在雾中的崆峒山,已拥有“更观尘世外,梦境复何求”的心境。

    不经意间,绕完58道弯,已缓步走到中台。云雾还在缭绕,掩映着青松、古柏、凌空佛塔和皇城,人宛若飘在天上。有人说风景只为懂得的人而生,在雾锁的崆峒山,每一座山头,每一处景点(观),或一草一木,都是心灵沉淀的字符,待到雾起时,它们会随着一团团烟云雾影袅娜娉婷,一起翩翩起舞,回归到诗意散淡的时光里,拨动路人最容易感怀的心弦。穿过去,可以找到前世,而走出来,又可以寻回今生。

    沿着台阶拾阶缓缓而上,远远近近,浓雾将崆峒山漂洗的风情万种,风姿百媚,就像被时光浸泡的云烟,来翻阅黄帝问道的经卷。这个时候,我被锁在时光的镜中,所能做的就是站在崆峒山皇城之巅,在岁月掠过的风中,看云卷云舒,云雾缥缈,在浅浅淡淡的意象中,去寻觅那段曾经失落的旧梦,去触摸雾幔后面所蕴藏的崆峒风骨和棱角,去感受风物碰撞的心境,在苍茫的时光里找回曾经真实的自己。

    只要轻轻走进,每一种物象都会诠释不同的生命真意。倘若你仍无法深刻理解,那就把雾锁的崆峒山当成风景,滋生一些梦境的想象。雾霭从崆峒山躯体上悄然溜去,相遇只不过是一次回眸,或低眉。只是回眸或者低眉的瞬间,多年以后,你我可以凭借雾气的清凉,淡淡地回味,开启一段雾锁崆峒山的追忆。

    仅此而已……

    云雾散去,明晃晃,亮堂堂的崆峒山像褪去衣服的少女,更加丰满妖娆。

 

听  泉

    那是一个阴沉沉夏日周六的早晨,应爱民、继儒、雷昭之约,坐车去麻武十万沟游玩。

    车沿着蜿蜒的柏油路一路前行,在车上爱民兄谈古论今,话题自然是文学和为官之道。满目苍绿,空气清新,我们的心情格外的好。一路上说说笑笑,不觉已到麻武乡,走完柏油路,向西沿颠簸的车道绕行,直奔十万沟。沿途的山是绿的,树是绿的,草是绿的,溪水清澈见底,拔节的玉米,开花的洋芋,结果的大豆,快成熟的胡麻,蓬蓬勃勃的绿着。

    进入山门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雨点,我们快步走到亭子里,坐在石凳上四望风景,惹得爱民诗兴大发。雨住了,我们起身想沟边走去,沿亭子前行40米,在几颗迎客松前,看到了“虎跳崖”的石碑,石碑躺在崖边。说也怪,别处的山光秃秃的,而到了十万沟畔,竟林木茂密,河水潺潺,许是这里果然有些仙气罢。爱民兄眼尖,看到了碑文,并大声读起来,我们都为徐冰的超前意识、独特眼光和胆略大加赞赏,由此谈及平凉的旅游业的前景和未来。我们坐在崖边的石头上照相,观风景,少倾,雨淅淅沥沥地肆意飘落下来,我们又折返到亭子下面。

    十万沟位于麻武乡城子村,北与崆峒山遥遥相望,坐在亭子里,香山清晰可见。石人洞、滴蜜洞、松树梁、将军崖、老人石……清晰可变,沟底河水和三潭瀑布的溪流声轰然于耳。十分钟后,雨又住了,湿气很大。下沟的路的确惊险,窄得只容得下一只脚,人贴着崖壁,拽着草拉着树枝前行。因路滑,没能下山。

    爱民兄提议坐在崖边的一块石头上听泉。我们欣然,一边观景一边听泉。山上有泉,流水堪听。沟底有河,泉河合鸣。河水声音极其清朗,引人循声而去,低头渐进渐幽。进过十万沟底,方知三潭泉水非只一脉,前后左右,草丛石缝,几乎无不涌流,让人流连忘返,沉醉其中。

    在十万沟听泉、观河,赏景,你尽可随心所欲。可以涉水而听,泉水河水在足下哗哗作响,如同娇儿承绕膝下发出阵阵欢笑声;也可以攀岩而听,泉水泠泠,隐约可闻,让人有一种探奇、寻源的冲动和欲望……行走于沟底,水流随峰回路转而不同,可心听、可神听,带给你的是一种宁静、清远的境界!

    三潭的泉水欢腾,浪花飞舞,这泉声犹如一首欢快的合奏曲,泉水叮咚,如古筝轻弹;流水潺潺,似琵琶慢拨;如环佩合鸣,细流低回。而沟底河水潺潺、淙淙、涣涣的不同水势,汇合成一章气势宏大的交响乐曲……那轻声细语如情侣窃语者,是草丛中淌过的小溪;那叮叮咚咚如敲鼓点者,是石缝漏下的滴泉;那铮铮淙淙如琴似弦者,是珠帘般小瀑布发出的回声;那轰轰然如连珠炮似得厚重声音,是激流下徒壁,飞瀑入潭的反馈。至于河水盘亘山涧,由远至近,由高至低,重重叠叠发出各种不同的音响,难以一一名状。河水、溪流、瀑布万般合鸣,被一只看不见的指挥棒编织到一起,汇成一曲奇妙的生命交响乐。俯身亲听着、分辨着,心神犹如溶入水中,随泉而流,随河而奔,汩汩溪水仿佛荡过心田,冲走污垢,留一胸膛的清凉,任你回味,任你遐想。

    徜徉于山林泉石河水之间,犹如从容欣赏诗书图画。麻武人说:当年黄帝在统一北方时,遇到了强敌蚩尤,蚩尤祭法,浓烟似的大雾弥漫了七天七夜,大将应龙和花豹在轩辕谷迷失了方向,把十万人马带进一条大沟,这就是现在的十万沟。“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似乎穿越漫漫时空而来,今人仍在听、仍在回味……两山夹隔出的一线天更衬出山峻谷幽,曲径通幽的意境来。

    雨又不紧不慢的飘落了起来,我们起身返回。顺道在城子的汣池做了短暂的停留,看了汣池山水和池塘。

    雨越下越大,我们只得开车返回。到了城里,太阳红彤彤的,不热不凉。吃了饭便各自回家。

  

作者简介:刘武道,男,生于70年代,就职于甘肃平凉市崆峒山管理局。甘肃省作协、民协会员。已发表作品500篇(首)。

[发布时间:2018-11-12 21:40:04 ] [阅读次数:266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美女图片 奉节新闻网 新县新闻网 平遥新闻网 蛟河新闻网 沐川新闻网 章丘新闻网 蒙城新闻网 浮梁新闻网 玉山新闻网 永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