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赵雪梅诗两首
·李日源诗三首
·李孟仁七律三首
·匡天龙七律五首
·余廷林五律三首
·韩克之七绝三首
·杨国平诗词一组
·营口开发区诗词一组
·张立娇诗三首
·隋祥云诗词一组
·颜静诗词一组
·咏怀
·大石桥市钢都中心小学教师诗
·傅绍潜律诗一组
·孙临清诗二首
诗人散文 首页 > 诗人散文   
难诉离觞,不诉离觞
 
难诉离觞,不诉离觞
 
薛 红
 
   古琴曲《阳关三叠》,又名《阳关曲》,最初是以琴歌的面目出现。以唐代诗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为主要歌词,并引申诗意,增添词句。全曲分三段,原诗重复三次,故名《阳关三叠》,在唐代就广为流传,至今已有一千多年了,成为一首不朽的千古绝唱。
   学习古琴曲《阳关三叠》,一来是因为它有名,是古琴十大名曲之一,琴家没有不会弹的;二来看了谱似乎也不太难。列入计划后有时间就或听或看看《阳关三叠》演奏与弹唱。开始也听不出什么,没觉得有多好,可到后来越听越觉得好听,也越来越喜欢,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的古琴曲,也是最愿意又最不忍弹的古琴曲。
   《阳关三叠》以散音起句,每次中指从三四五弦滑下,低沉、浑厚的声音一起,耳畔就不自觉地响起“清和节当春”的歌词,心也随之提了起来。随后四句是王维的原诗,再熟悉不过,也觉得再平淡不过,“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中国的传统中很少有那种声嘶力竭的呐喊,往往平淡中有更深沉的情感,喜欢的是“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扩展的歌词便外放、直白一些,“霜夜与霜晨。遄行,遄行,长途越渡关津,惆怅役此身。历苦辛,历苦辛,历历苦辛,宜自珍,宜自珍。”
   第二段泛音起首,仍以原诗开始,“渭城朝雨浥轻尘”,轻快、空灵,淡淡地诉说着,随即跌落于离别哀伤的深谷。“依依顾恋不忍离,泪滴沾巾,无复相辅仁。感怀,感怀,思君十二时辰。参商各一垠,谁相因,谁相因,谁可相因,日驰神,日驰神。”虽然词句直白,并无太多婉转可供回味,但执手依依,想着别后的孤苦与思念,无语泪流。
   第三段王维的四句诗曲调和二段相同,情绪似乎暂时得到平复。然而这一次是不得不上马启程了,离别的感伤达到顶点。“芳草遍如茵。旨酒,旨酒,未饮心先已醇。载驰骃,载驰骃,何日言旋辚?能酌几多巡!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尽的伤感。楚天湘水隔远滨,期早托鸿鳞。尺素申,尺素申,尺素频申如相亲,如相亲。”此去天涯,不知是否还能再见,一杯杯离酒一饮而尽,一遍遍叮咛反复叙说。人生有多少迫不得已的分离,又有多少难以实现的深情,一唱三叹,依依不舍,哀伤入骨。
   尾声以一段泛音作为结束,“噫!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每弹至此,尤其是到“别”字,中指勾之后虽是极轻地往外一剔,心总是会痛,如斯一别,这一剔,便是永诀。空虚茫然之中,只能自我安慰,惟愿两不相忘。
   现代人已很少有这种离别,也很少能体会到这种一去可能再也无法相见的离情与感伤了。高速便捷的交通工具,无所不在的网络、通讯,使告别变得轻松,没有过多的感伤;让聚首变得容易,没有太多的兴奋。只要想见,随时随地,哪里还需要“长途越渡关津”,也不必“尺素频申”了。身虽隔山隔水远在万里,网上只隔着一道屏幕,声像俱全;而飞机只需几个小时,顶多十几个小时,便立于你面前。
   但这仍是一首听着叫人心生感伤的离歌,至少在我看来已很少当作与友人告别的离歌,而是当作一首与爱人告别时唱给自己的离觞。望着心爱人的离开,那不忍离的依依顾恋,那无时不在的思念,那尺素频申的盼望……然而,也有太多的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一厢情愿,“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从今一别,是后会无期,是天涯陌路……“惆怅役此身”,唯有“宜自珍”,“努力加餐饭”,哪怕寂寞也要坚强地微笑。
   苏轼的《南乡子》中有“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哀戚中,加点豪情吧。或许,多年以后,在生命的某个转角,还会相遇,那时也许会欣然一笑。
离觞难诉,不诉离觞……
 
   作者简介:薛红,辽宁省营口市档案局正高级馆员,营口市政协委员,学科带头人,长期从事档案历史研究工作,擅书法、诗词等。
[发布时间:2012-10-16 16:21:25 ] [阅读次数:1137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美女图片 奉节新闻网 新县新闻网 平遥新闻网 蛟河新闻网 沐川新闻网 章丘新闻网 蒙城新闻网 浮梁新闻网 玉山新闻网 永安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