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刘海燕诗作一组
·岫岩赏油菜花五首
·孔庆维诗词一组
·水调歌头·抗击新型冠毒
·说字
·王纬华七绝两首
·隋祥云诗作一组
·李家平诗词一组
·收获
·唐云海七律两首
·孙永强七律两首
·王永收五律两首
·收禅诗邮来茶叶寄意
·游七彩庄园
·大美杏花村
诗人论坛 首页 > 诗人论坛   
“对仗”宜分解到单字

钟振振


《己卯孟夏为浙江新昌李白与天姥国际学术讨论会作》:
南风迟昴日,东浙熠奎星。旧雨连宵至,新茶一座馨。
灯花传太白,炉火继纯青。从此唐诗路,宜镌百丈铭。
其中“灯花传太白,炉火继纯青”一联,“太白”是人名,即李白;“纯青”则是形容词。语法结构与词性也都不同。但如分解到单字,“太”对“纯”,“白”对“青”,则不可谓不工。
又如五言排律《武当山》:
道教汉文化,仙都明武当。峰危天可柱,云漫海如床。
金顶风披露,朱垣雪隐藏。东来朝气紫,西坐帝衣黄。
一剑少林敌,三丰太极张。大兴言乃验,举世瞩玄光。
其中“一剑少林敌,三丰太极张”,是说武当剑可敌少林棍,武当张三丰开创了太极拳。这两句的语法结构、各单词词性差别相当大。但分解到单字,则“一”对“三”,“少”对“太”(此二字常对举,如祭祀规格有“太牢”“少牢”,职官名目有“太师”“少师”、“太傅”“少傅”,等等),却很工。因此,全联亦不失为宽对。在排律诗的诸多对仗里,偶有一二这样的另类,可救因对仗句数量多而容易造成的窒息,宛如围棋的“眼”,有“眼”则一大片棋皆活,无“眼”则一大片棋皆死矣。
又如五律《贺凤凰出版社建社三十周年》:
三十立功德,针线嫁衣裳。读物充寰海,凭人计码洋。
谁夸兰麝贵,孰与墨油香?浴火六经在,高台起凤凰。
其中“读物充寰海,凭人计码洋”一联,“读物”是一个名词,“凭人”即“任人如何如何”,并不是一个单词。语法结构明显不同。但分解到单字,“物”对“人”则很工。附及,“寰海”即全国;“码洋”则是图书出版发行的专用术语,指全部图书定价总额,“洋”是“三百块大洋”的那个“洋”,即“钱”。两者虽同属名词,但风马牛不相及,似乎很难相提并论。但分解到单字,则“洋”借为太平洋、大西洋的
那个“洋”,与“海”对仗便工,且横生出几分妙趣来。
又如五律《至江汉大学出席高等学校诗教工作暨当代中华诗教理论研讨会,下榻沌口经济开发区三角湖度假村》:
三角湖村月,两天江汉人。此来非度假,所得是求真。
经济须开发,风骚莫泯沦。中华有诗教,大学正当仁!
其中“此来非度假,所得是求真”一联,名词“假期”之“假”,借为形容词“虚假”之“假”,以与“真”对。
七律《雁门关》:
北戒山河一链横,雁门高阁压长城。
国除秦楚谁勍敌,世不汉唐休远征。
马阻单于南下牧,牛安六郡雨中耕。
千年事逐秋鸿去,壮气犹飞百尺甍。
其中“马阻单于南下牧,牛安六郡雨中耕”一联,匈奴酋长“单于”之“单”(读“蝉”),借为数字“单独”之“单”,以与“六”对。
七绝《邛海观渔》(二〇一四年):
远岫云飞狂草字,近湖水印好花枝。
渔舠三五猎邛海,曳得堆舱乱跳诗。
其中“远岫云飞狂草字,近湖水印好花枝”一联,书法“狂草”之“草”,借为植物“草木”之“草”,以与“花”对。这些也都是分解到单字来对仗的用例。
又如五律《台湾东西横贯公路》:
过海解重甲,开山胜五丁。康庄劳斧凿,峡谷走雷霆。
桥拱长新月,灯编太古星。军声同此路,横贯万峰青。
其中“过海解重甲,开山胜五丁”一联,“重甲”是“两层铠甲”,喻指全副武装,是一个偏正词组;“五丁”则是“五丁力士”,传说里古蜀国的五个大力士,曾开山修蜀道,是一个专用名词。语法结构与词性也不尽相同。但分解到单字,则“重”对“五”是数字对,“甲”对“丁”可借义为天干对,却很工稳。
近似的例子还可举五言排律《伊犁》其中“令节过重五,胜游争再三”一联,“重五”是农历五月五日端午节,而“再三”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意思,语法结构与词性也不尽相同。但如分解到单字,则“重”对“再”是隐性数字对,“五”对“三”是显性数字对,亦甚工稳。
    关于对仗,值得探讨的问题还有许多。限于篇幅,本文重点只谈“对仗不必拘泥于语法结构与词性,宜分解到单字”这一个方面。其他隅见,容异日另外撰文论述。不当之处,尚祈诗词创作界、评论界的诸位同仁批评指正。
[发布时间:2021-12-26 15:41:29 ] [阅读次数:37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