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辽河诗词网 投稿邮箱:ykzb2008@126.com
诗词作品
·田头
·游南宁青秀山
·刘毕新绝句两首
·相思无果
·刘孝时诗作一组
·孙伟诗作两首
·蟠龙诗社2024年5月社课
·陈末全诗作两首
·寒池诗作两首
·顾文显五律两首
·夕阳情 (新韵)
·王凤兰诗作两首
·于秋香七律一组
·山南诗社2024年5月社课
·聂俊行香子两首
诗人散文 首页 > 诗人散文   
文学,一生之缘

孙艳


或许是缘于儿时的记者梦想,或许是缘于少女时期对某个男孩子怦然心跳的那份悸动,总之,就是说不清楚啊,“文学”这两个字便在心中如种子一样扎下了根。现在想来,我与文学,就是一种缘分吧!


文学,如拂面的春柳,柔软了我的肝肠;文学,如化蝶的梁祝,润湿了我的眼眶;文学,如浩瀚的江海,徜徉其中,回眸处,轻舟载我已过万重山;文学,如高山仰止的雪莲,孑然怒放,独立着,守护心之所向,就这样,文学就一点一点让我掉进了她编织的情网,就再也戒不掉,出不来,一生热爱。

写下这一笔热爱,也曾是春来的俏!那是忘不了的青青河边草,一对好朋友倚背而坐,望着潺潺流淌的春水,膝盖上铺展着绿皮的笔记本,哦,那是春天的色彩!时而凝思,时而蹙眉,时而展颜,笔在本上蓬勃,描摹着春天的希望,笔在本上绽放,播撒着心中的梦想。涂了又改,改了又涂,当心爱的作品被誊抄在漂染着香味的素笺上,哦,这是春天的味道!就在那个春天,当我小心翼翼地将她送进穿着绿衣裳的邮筒时,心中敲响了忐忑、紧张,甜蜜、期许的鼓点,那是我对文学的念,那是我与文学的缘。


静候的时光总是那么漫长,如今回想起那个春天里的等候,却是那么甜蜜,留给记忆温柔的芬芳!要知道,那是我的第一份敢于公布于外的处女座啊,那首《雨丝》一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珍藏,随时都会被想起:

春雨
缠绵多情
春日的心际
浮云般飘渺遥远
灰色的日历上
记载着一个永恒的过去式

上苍的杰作使人无法抗拒
——朦胧的雨
诗般的情调
组成一首浪漫的小诗
这时
异域的他翩翩地
抖落风尘与疲惫
精心地
编织我的彩色天空

翠柏葱郁的挹江亭
可曾忆得那豪放的风采与七色的忆念
漫漫长路
可是在呢喃不是情话的情话
夜色斑斓的澄月岛
可忆起那长长的两条清影
粼粼的张家湖水
可是在诉说春天的一个美丽童话
啊,点点灯光
莹莹渔火
那是春天的诗境吗
……

那一年,我十八岁,雨丝就这样,在那个春天飘进了我的心里,润了我的柔肠。

继《雨丝》之后,写作的热情便像疯长的春草一发不可收拾,相继创作了大量的诗歌:《惑》、《梦》、《月光曲》、《只要你过得快乐》、《感觉》、《谎言》、《情与理》等等,至今读起来,仍是心怀感动,那是那个时期的我最真实的心境,我与诗歌在一起活过、一起成长、一起欢笑、一起忧伤、一起相守、一起拥抱,我很感激这份陪伴,每每想起,仍是热泪盈眶。

这是春天起笔的时光,没有理由,就那么自然地发生了,发生着,如果一定要给一个理由,那就是:爱,挚爱!没有诗歌,没有她,我活不了。

儿时的梦想、少女的挚爱、桃李年华的执着,让我活在诗里,活在文字里,把生活过得如花一般美好而梦幻。然而,梦想有时会为五斗米折腰。生完孩子之后,各种琐事缠身,骨感的现实,让我无法再聚焦打磨心之所向,拉扯的精力,撕开了我与诗歌的距离,一边彷徨,一边惆怅,一边自责,一边不舍,继而慢慢地心安理得,而且越来越心安理得,我终于与诗歌彻底分道扬镳,渐成陌路。

写到这里,我能听到自己心中的一声叹息,那么沉重,压得我有些喘不上气来。

有位名人曾经说过,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犹如一注阳光怦然注入我的心里,唤醒了我沉睡中的梦想。当我再次将素笺铺于案前,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和文学的缘分恍若隔世,如今又一次面对……

凝视素笺,却无法落笔,脑内空空,心内翻涌,竟落不下一个字。一种羞愧、陌生感油然而生,文字,久违了!当终于在素笺上落下三言两语,我的泪一瞬间自脸庞悄然滑落到纸上,如果说那是一种愧疚,倒不如说是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从那一刻起,我便和过去的我彻底握手言和,俱往矣!从今天起,我是一个崭新的我,文字,我们重新一起开启我们的航程,无论前路如何,我们一起走过……

再度拾笔,再闻墨香,我对文字许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每一枝花、每一片叶、每一朵云,碧蓝的天空、山峦的清风、明媚的笑容,好人好事、祖国华诞、科技兴邦都成为了我书写的对象,我以我手抒我心,文思在胸中流淌,文字在笔下生花……

很喜欢一句话: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我知道这是我与文字的不了缘,文字,早已融入了我的生命,进入了我的骨髓。如果某天有人问我:你会写到什么时候?我会自豪地说:写到不能写为止。这是我这个春天的表白,这是我在十八岁的那个春天寄出去的初衷。

[发布时间:2023-04-15 17:51:51 ] [阅读次数:935 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